關於部落格
  • 33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長眠

  要是小時候我大概會大叫著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顏色,就跟我一直以為我能夠毫不費力的成為某種人一樣。   「是要付出代價的。」最近開始強迫自己睜開雙眼看看自己曾經走過的痕跡,然後就算難受也要接受現實。現實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就算再渴求也是一樣,很久很久以前(或許也沒有很久)我曾相信自己應該是個更高尚更負責更有趣更聰明的人,當被指出其實所有一切自己其實難辭其咎的時候也許我也早發現了,我以為的我也不過是禁不起解剖的殘渣碎屑,化為膿水淌了一地的髒污。   所以我不能夠再說些什麼了,因為那些句子充滿著我昭然若揭的不堪。   我的心是一台垃圾車,但那些垃圾們沒有掩埋場,只剩下自體的焚化。無法分解的垃圾們,有的會在燃燒的過程之中融化成烏黑醜陋的黏膩卡在喉頭,吐不出來嚥不下去,就這麼尷尬的僵著,僵得我眼淚都快要被逼了出來。(不過眼淚也是卡著的,姿態僵硬有夠不自然)   結果開始睡眠,一次比一次長,一次比一次深,一次又一次發現自己開始沒有自然醒這件事。每次都是沾枕,深眠,然後努力硬生生切斷自己好像還意猶未盡的睡眠。睡的再長,也不會有任何的不適,也不再會有睡醒後再賴床的那種幸福感,我只是一直睡,一直睡,然後發現自己一天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昏睡,而且不斷的繼續加長中。      長眠下的我尋找的是什麼呢?三稜鏡所放出的彩虹只是一時絢麗的表象,厚厚的面紗裹住的人不好也不壞顯得平庸但心情複雜。一個溫暖的,包容一切的什麼出現吧,又或者下一次的醒來,我已做好埋葬某部份自己的準備。   如果可以為自己選顏色,絕對不會是我現在所相像的顏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