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在我的心跳上嘆息

  你在我的心跳上嘆息,我竟無法呼吸雙眼含淚的模糊感動。2009/10/24,我在The Wall遇見了Maximilian Hecker。   認識Maxi是因為高中時候看到朋友的專輯,雖然讓朋友買下這張專輯的動力是因為封面的男生很帥(笑),但也藉此記住了微微下垂的修長睫毛、細緻的側臉,非常漂亮的"Lady sleep"。大學才認真找了他的專輯來聽,一開始是精選"Once I Was",乍聽之下覺得音樂有種很寧靜的吵雜,很冰冷的激動。那正好是我過的特別不好的時候,總在一個人的時候趴在桌上聽"Today",想像自己(或者什麼也沒有想像只是跟著)墮入這種酷寒的悲哀之中,自己擁著自己自傷自憐的病態療傷時光。   漸漸的買了越來越多張,"I'll be a Virgin,I'll be a Mountain"、"Lady sleep"、"Infinite Love Song"(這張還是買露天二手的,只怪太晚才開始收集)到去年才出的"One Day",隨著越聽越多,Maxi在我的理解中也變的越來越多樣化,電音、弦樂、單純的木吉他、鋼琴、搖滾,這些在聽覺上都造成了一定的驚喜,最最最重要的是,他那帶有微微氣音真假音轉變的唱腔,總是讓我聽到整個人微微發顫了起來。   2009年10月發生的重要事件之ㄧ,就是怎麼找也找不到的"Rose"終於因為Maxi的來台重新發行了(買到這張讓我偷偷在家裡轉圈了n遍),專輯全集終於收藏完成。之二是還在為去年因為大考沒看到Maxi的演唱會而傷神的時候,竟然又有一個私密之旅的行程讓我有機會真正的看到Maximilian Hecker!(阿斯!)      閒話說了這麼多,終於來到2009/10/24演唱會當天。雖然當晚我們因為友人的神祕方向感而大大的繞路,還有稍早我的手機還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被幹了(零元機也要偷,現在世道出了什麼問題?),即使遇到蠻多阻礙,但是總歸一句話,我們還是準時進場了,並且等待著。   而那些稍早的記憶都變成了片段且不必要的照片,因為當那天隨著鼓棒互相敲擊後"Misery"第一個音符響起,強烈的燈光下微瞇著雙眼Max唱的入神,我站在台下看的有些痴了,那些歌大部分都是聽過且有記憶的,但跟透過耳機那樣的感覺完全不同,完全沒辦法解釋當Max唱到我最喜歡的"Letters from You"的時候自己竟然泫然欲泣,非常希望本來要跟我ㄧ起看的傻呼人在這裡,偷偷跟她說我願意送給她這樣的一首歌;也無法說明當"Sonw White"的第一句歌詞輕輕響起時,彷彿覺得有人在我的心上嘆了口氣,一瞬間心室顫動,全身發麻。更沒辦法說,為什麼現場的"Cold Wind Blowing"最後會讓我整個人好似凍僵的狂亂,最後又歸於寂靜的痛快。   這天是個非常感動的經驗,一場感官的動人洗禮。      所以我不再覺得Maximilian Hecker的音樂是一種純粹的悲傷表徵,反而認為它是一種人生的縮影,我們的悲傷、淚水、溫暖、喜悅與徬徨的雜揉。這是對我而言的Max,一個真實,有理性有感性夾雜的詩化音符。   又,在演唱會聽到的兩首新歌乍聽之下是很溫暖的取向,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跟早期的自己作一個區分呢?(其實從"One Day"後就有微妙的轉變了,這張微微透出溫度的專輯不同於之前的冷冽與自傷,反而像是介在深夜與清晨的交叉點上的天空,我非常喜歡)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期待的,畢竟是粉絲啊。(笑)   拖了一個月才寫得出一小篇心得,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在等白光兄的照片,另外就是總是找不到一個確切的形容來描述我自己的感覺,不過總算是寫到一個段落了,也是自己第一次去看個人的演唱會的小小記錄了。直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暖暖的開心。 (12/16終於等到乳液葛格的照片囉,極度感恩!)    Thanks,Maximilian Hecker. For that wonderful momen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