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mind wanders.

關於部落格
  • 33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安靜

  或許不應該這麼晚回來。至少不是今天,不然我應該可以看到你最後的一絲氣息。一開始只是驚訝,驚訝,是不是又跟上次的貓打架一樣,你必須配戴數以月計的頭套,後來我發現不對,你扭曲的姿勢不對,我手上肌肉的彈性不對(怎麼會如此的毫無生氣,就像我前幾天在鉆板上料理的雞肉),還有,母親眼角的眼淚不對。(當她用她佈滿青筋的手摩娑你的頭頂、耳後、全身,你應該微微瞇起雙眼吐出舌頭,腳一抽一抽地表示舒服)   又或許,沒看到你生命抽離的那瞬間是好的。手機鈴聲響起,耳邊還是哭泣的聲音。   「他現在?」(我說不出來,就,嗯,天啊死亡為什麼這麼難以說出口)   「他有流血嗎?」(沒有,他很完整,我不敢說只是內部肝腸寸斷)   「那再見。」(是對我說還是對他說?)   當我走上樓梯的時候,是我第一次開始想哭的時候,但我只是哽咽,有點鼻酸(是因為我真的愛你,還是因為這種感傷氣氛包圍?),我開始瘋狂尋找你的衣服,一個房間一個房間,一個袋子一個袋子,沒有,沒有,難道連為你穿件衣服都做不到嗎,不通房的房間裡汗水滴在白色的瓷磚上,沒有,沒有。(曾經說過,牛咪最喜歡穿衣服了歐)   最後我還是沒有找到衣服,然後你已經離開了,準備火葬然後變成小小的骨灰。母親開始安靜,瘋狂的整理客廳,她把你的籠子搬到後院,那裡的空間突然就空了出來。空了出來,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籠子一般,你沒有在那裡跳來跳去,不停的繞圈哀聲懇求一個觸摸,你沒有偷偷打瞌睡,沒有在任何陌生人經過家門前宣示你的領地,你沒有縮成一團,雙手平伸交叉頭枕在上面睡午覺。你,此時此刻,幾乎是完全的不再存在在這個世界,這個小家庭的挑高客廳。(死亡,嘎然停止後,什麼都彷彿不再存在)   「開電視吧。」母親上樓後父親微波了一大盤的飯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皮蛋殼撥開,淋上些許醬油。   然後我們聊天,聊你,聊生命,聊眼淚。這是遲早的,父親說,因為你太過衝動,你不受拘束,我們從來無法用鍊子栓你,也經常趕去防止你在跟大狗挑釁的瞬間被咬傷。(在你心裡,你應當是巨大勇猛的,而不是我們肉眼看到的,只是一隻小小又神經質的吉娃娃)所以,你才會這樣吧,在應該奔往母親懷裡的時候覷到對巷的一隻狗,你又驕傲又衝動,你要宣示主權,你什麼都不怕,你轉向狂奔,從不小心翼翼。父親說不能怪車子,也無法怪你。他說這就是你的命運,你的個性早就註寫了你的結局,是這樣嗎?   突然我發現我聽到了,我聽到了隔壁家庭微微的電視聲,我聽到了我與父親聲音在半夜裡明顯的回音。我發現了,我聽到的是沒有你叫聲充滿的客廳,關燈後冰箱機器運轉的嗡嗡聲。   就是這樣了,你往日的家,如今只剩下沒有你的安靜。   張牛 2005-20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