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言之有物

  有時候看到老師在臉書上,不管怎樣的發言,無論深度或廣度的格局是大是小,總是一篇完整的文章。這忍不住讓我想了一下,在公開網路上做那些自以為有趣或發洩性的文字的時候,我想要的究竟是是什麼呢?如果只是發洩或無意識的murmur,何需要公開?如果公開何必要鎖文或隱版或另設精華區?Ray說這代表著某種友好程度的階級,所以那這些狀似隨意書寫的心情筆記,有很大程度應該也是「寫給別人看」的心情筆記吧。(但有趣的是做出這種發言的我卻依然在網路上寫文章應該也是某種人生的荒繆)


  《挪威的森林》裡玲子姐是這樣說的,
  我是這樣的人喏。換句話說就像火柴盒旁邊貼的粗糙的面的存在一樣。不過那也沒關係,我並不討厭那樣。與其當二流的火柴棒,我更喜歡當一流的火柴盒。(下冊,p.10)

 
  已經試過並且注定無法成為火柴棒的我,能夠成為一個很棒的火柴盒嗎?(還是仍就只是個做什麼都二流卻又不肯接受的存在?)這些無謂的問題只是個不斷試圖想幫自己人生找到定位的沒有安全感的二十二歲,不算少女也未臻成熟的女性所發出的無病呻吟。

  所以暫時放棄窺伺了,那些我注定無法成為說實話也不曾真正羨慕過的。雖說雜念這種事並不是真的可以按大寫D就可以輕易的刪除,也許碰到那些窒息的時刻心臟又會不自主的加快並且開始鑽牛角尖無法自拔,彆扭的演出其實誇張許多的戲碼吧。忘記在那裡看到(是書還是部落格?)的,悲傷跟自憐要在氾濫前停止,否則就變成濫情的芭樂劇,莎莉姐嘆了口氣跟我說其實這一切妳會不知道嗎,歐其實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但在接受以前還是無法自己的演得壯烈喊得力竭,下了戲後才發覺自己其實跟自己曾經唾棄的東西隱隱的相輔相成,好個鬧劇。




  總之話說從頭,小女孩沒被餓死在迷宮裡算幸運,雖然人生的覺悟這種偉大的東西還沒真的擊中我的腦門,不過希望定期修剪雜草之後就不要放任它們繼續叢生,不需要再一次發現自己過往的愚蠢後徹底銷毀了(發現這種衝擊總讓我頭皮發麻阿),接下來就朝這個方向走去吧,暫時路好歹是清出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